阿旺嘉增 (Ngawang Khetsun)

俄羅斯科學院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東方學研究所 (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 聖彼德堡目錄 (St Petersburg Catalog) 負責人

俄羅斯聖彼德堡
阿旺是西藏人,曾在印度賽拉梅西藏寺院 (Sera Mey Tibetan Monastery) 受過訓練。他與俄羅斯科學院聖彼德堡分所 (St Petersburg Branch) 的龐大計畫「亞洲手稿典藏」(Asian Manuscript Collection) 的研究員攜手合作,負責「聖彼德堡目錄」的建立,無間斷地在該地工作了十四年之後,目前已功成圓滿。這是附有評註的電腦資料庫,收錄科學院擁有的十二萬五千份以上的藏文手稿細節。這個目錄是在五千年的亞洲文獻裡,同類系統中最大型的一個。

支持我們自己撐過最漫長的冬季

聖彼德堡還稱為列寧格勒時 (蘇維埃共和國才剛瓦解,政局動盪危險),我就來到該市從事「聖彼德堡目錄」的編製工作。當時,俄羅斯科學院於不久前同意開放其無價的藏文手稿典藏,這是幾百年來的第一次。幾世紀以來,俄羅斯國王和探險家收藏的無數手稿,都堆疊在眾多房間裡佈滿灰塵的架子上。我們完全不曉得整理這些手稿會耗費漫長的十四年時間,因為每一份都要辨明內容,編成目錄。

我在印度藏傳佛教的寺院長大,從來沒有住過都市,只會說藏語,而俄羅斯的冬天天寒地凍,實在漫長難熬啊!手稿收藏在著名的冬宮博物館 (Hermitage Museum) 附近的一棟古老建築裡,這棟建築像是倉庫,完全沒有暖氣設備。早期那幾年,市內的食物和其他基本必需品嚴重短缺,政治與社會動盪不安,有一次甚至還得付出鉅額贖金,拯救一名被幫派綁架的職員。

有人問我是如何成功的,是如何能夠持續從事這項計畫那麼多年,看著它圓滿結束?對我而言,這是我從《金剛經》學到的第一課。還記得早年時和麥可 • 羅區格西在寺院裡,一起坐著唸誦《金剛經》的光景,以及當時經常談論的內容。

《當和尚遇到鑽石》的主題是個人事業上的成功,它教我們如何在心裡種下種子,好讓周圍的現實世界徹底轉變。對於接受古老西藏佛教訓練的我們來說,這個道理的終極應用稱為「菩提心」:成佛開悟的願心。支撐我度過俄羅斯這些年頭的,就是這種菩提心。

這是個單純的願心,是個簡單的修持法。怎麼說是修持呢?譬如我們坐在聖彼德堡的一個小房間裡,身上裹著毛皮大衣,戴著連指手套,活像愛斯基摩人,在一台古舊的電腦前叮叮咚咚地敲打著鍵盤,以便保存來自十五世紀西藏,寫在破破爛爛紙張上的智慧經典的名稱。

我們知道未來幾百年內,世界上可能沒有人會再次閱讀這本經典,甚至連看都看不懂。大家做的工作都是不具永恆價值,稍縱即逝的,因此很容易感到沮喪,認為一切都沒有意義 —- 我們工作是為了養活自己或是家人,同時也知道所做的事情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就會全部失去作用。不過有了菩提心,事情就不同了。

我們把經典的名稱打出來,在鍵盤上按下「輸入」,這是我們採取的一個行動,這麼一來,資料立刻傳到世界,傳到宇宙。我現在做了某件事,是抱持著真正的菩提願心來做這件事,希望能夠為這個世界,無數世界的每一位眾生帶來快樂與福祉。突然間,我的生命,我在世界上的存在,就變成一件有意義的事。

也許一兩千年後,有人拿起那本小書,然後為它寫了一本《當和尚遇到鑽石》,結果改變世界的運作方式。